你当前的位置:首页>党的关怀>市县政策

以高质量发展理念审视基建规划调整

发布日期:2021-04-12            信息来源:中华工商时报            【打印】       分享到: 


  经过数十年来的高歌猛进之后,我国的传统基础设施建设,是否还要继续保持以往的规模速度?是否可以不管效益和债务而大干快上?最近国务院办公厅转发的国家发改委等单位的一份文件,对这个问题进行了回答。

  这份名为《关于进一步做好铁路规划建设工作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的文件,首次提出在铁路建设中防范化解债务风险、严格控制新增债务等新要求,明确了高速铁路是否上马要与客流量相联系等新原则以及具体的标准,同时在城市地铁领域更严格了立项标准。

  在经济效益和债务方面,《意见》要求除国家重大战略需求外,要满足财务平衡的要求,避免盲目攀比、过度超前或重复建设;在高铁是否立项以及速度标准的确定方面,《意见》要求根据客流量确定建设标准,既有高铁能力利用率不足80%的,原则上不得新建平行线路,时速350公里标准高铁近期双向客流密度必须达到2500万人次/年以上、中长途客流比重在70%以上,时速250公里标准高铁必须满足近期双向客流密度1500万人次/年以上,等等;在投资方面,《意见》要求通过多种渠道增加铁路建设资本金来源,确保中西部铁路项目权益性资本金比例原则上不低于50%。

  在城市地铁领域,《意见》确定的立项城市标准是“一般公共财政预算收入应在300亿元以上,地区生产总值在3000亿元以上,市区常住人口在300万人以上”,这意味着很多正在跃跃欲试的城市失去了建设资格。

  诸多原则和具体要求都是首次在国家层面明确。这些年来,伴随着高铁网络迅速覆盖国土,一些高铁建成以后上座率低、项目本身收回投资遥遥无期、国家铁路债务越积越大、铁路经营亏损越来越严重的问题一直是学界忧虑的问题,但高铁的亮丽光彩让一些地方不去考虑投入与产出、成本与效益的关系。许多人认为用铁路的巨额债务换来旅行提速是值得的。

  “要致富,先修路”,这是全社会根深蒂固的信念。但具体怎么修,以往并没有明确的前提,总是片面追求高、大、快、新,总以为可以不管不顾。于是出现许多明显的浪费和超前。

  这是不可持续的,与高质量发展的要求是不相称的。基础设施建设也是国民经济的一个领域,不可能长期不考虑成本效益。进入新发展阶段后,基础设施建设有了新旧之分,传统基础设施建设需要进行调整,以便为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腾出空间和资源。别说经过数十年的集中投资建设后目前传统基础设施建设投资的边际效应正在衰减,就是像美国这样的传统基础设施已经衰朽不堪的国家,是否通过拜登政府提出的2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建设,也面临着需要加税到21%将拖累经济复苏的两难选择。

  这次国务院转发文件指出,“一些地方存在片面追求高标准、重高速轻普速、重投入轻产出等情况,铁路企业也面临经营压力较大、债务负担较重等问题”。这是国家首次在正式文件中将经营和债务作为项目是否建设的前提,这将扭转许多人对高铁乃至整个基础设施领域如何建设的固化认识。

  这个文件发布,是在《国家综合立体交通网规划纲要》发布之后,这表明国家并没有放弃建设交通强国的追求,也没有改变将强化基础设施建设作为扩大内需一个方面的部署,而是按照高质量发展理念,对以往跑马圈地似的建设方式进行矫正。

  《意见》再次要求创新投融资体制,深化铁路投融资体制改革,这与民营经济有直接的关系。全面开放铁路建设运营市场,分类分步推进铁路企业股份制改造和优质资产上市,这将为民间资本进入铁路领域创造条件;要求国家铁路防范化解债务风险妥善处理存量债务,严格控制新增债务。这将使国家铁路企业增加寻求民间资金的动力。

  新闻链接: